主页 > W时生活 >林强的「向前走」当年有多红?义无反顾、勇往直前开创「新台语歌 >

林强的「向前走」当年有多红?义无反顾、勇往直前开创「新台语歌

2020-07-17 W时生活 622 ℃
正文

林强的「向前走」当年有多红?义无反顾、勇往直前开创「新台语歌

藏书界竹野内丰来回一下。这不算我的专业,就我所知大概聊一下而已,希望能抛砖引玉。

打个年纪较轻的朋友比较能懂的比方,在 F4 拍「流星花园」以前, 台湾这种一集一集演不完的电视剧叫「连续剧」, 打从 2001 年「流星花园」以后,才让人耳目一新,知道什幺是「偶像剧」。(不要苛责,这已经是大叔我能想到最「近代」的比喻了 QQ)

林强在 1990 年发行的「向前行」,大概就是这样的地位,开创了「新台语歌运动」的方向。

在这之前,台语歌已经被日本的演歌曲风影响太大太久。这是洪荣宏的名作,「望月想爱人」,乐风唱腔,就是演歌。

从 1960、70 年代,从日本抄回来的曲风,一直到 80 年代还久久不散。 当然也有人从日本抄当时的流行歌回来,比如江蕙的「安娜」但是,日本味还是很重。

当时,国语歌曲已经早就经历过「唱自己的歌」的民歌运动, 在 1980 年代,也开始尝试引进西洋最新潮的装扮与乐风, 例如当时的娃娃金智娟,曲风和装扮很明显就致敬辛蒂露波。

娃娃-开心女孩Cyndi Lauper – Girls Just Want To Have Fun

庾澄庆也在台湾首次将 rap 的概念引进,如「报告班长」,当然其实移植得没有很好,听起来像数来宝多于 rap, 不过刚起步嘛难免的,只可惜他没有继续往这方面创作, 台湾 Hip-hop 始祖还是到 90 年代初才由洛城三兄弟(L.A.Boyz)夺去。 扯远了,讲这些是想对照一下,同一个社会背景下,台语歌的创新程度落后了国语歌多少。

解严之后,开始有台湾的音乐人,思考台语歌能不能走出自己的新风格。 解严第二年,1988年,潘越云发行「情字这条路」,与其他台语歌手演歌或那卡西式曲风有非常大的不同,请听听这一首「台北雨」:

这块专辑我最喜欢的反而不是主打歌,而是「若我轻轻叫着你的名」, 吴念真作词,歌词写得极雅极美极缱绻缠绵。

如果说陈一郎的歌属于行船人,陈小云的歌属于舞女, 这块「情字这条路」就是属于当代文青的台语歌,是跟以前的风格截然不同的小清新。

但是,这块专辑只算在曲风上做了改变,歌词还是爱来爱去,不算真的震撼弹。 不过我强调一下,我这里讲的是风格的不同,我并没有说「演歌曲风」或者「道出社会底层人物辛酸的歌词」是难听的,事实上我电脑有上百首这种这种很「土气」的台语歌,它们能带我回到国小的时候,家旁夜市卖卡带的摊贩播了整夜龙千玉的童年回忆。

新台语歌运动的第一砲是 1989 年,黑名单工作室出版专辑《抓狂歌》, 听说这块专辑刚出版没多久就被查禁,我国小的时候爸爸居然买了一块让我听到烂。 其中最敏感的一首歌是讽刺老国代死不退休的「民主阿草」:

诸君可以发现这首歌又像念又像唱,没错,台语歌也开始引进 rap 的概念。 这块专辑还有「台北帝国」、「阿爸的话」也是标榜台语rap。

但是这一块专辑实在太过前卫,市场反应并没有达到热门的地步, 还好,后来的音乐人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启发。 隔年,林强的「向前走」专辑横空出世,不但在词曲上都开创了新风貌, 而且在市场上获得了极大的成功。 我知道大家听很多遍了,但是不妨再听一次「向前走」。

这首歌的成功可以从几个方面来讲, 第一个是大家都察觉到的,歌词非常正向有力,所以后来一直被翻唱或在选举、广告场合使用。这首歌写的是离乡游子到台北打拚的理想。

在这之前,台语歌讲到离乡,大多是苦情的, 例如「黄昏的故乡」: 「黄昏的故乡一直咧叫我,叫我这个苦命的身躯,流浪的人无厝的渡鸟。」 「孤女的愿望」: 「请借问播田的田庄阿伯啊,人咧讲繁华都市台北对佗去? 阮就是无依偎可怜的女儿。」 要不然就是虽然充满志向,但歌词也点明了总有一天要衣锦还乡。

「田庄兄哥」: 「不愿搁鼻田庄土味所以要来再会啦,趁着机会趁着机会,火车载阮要去哟。 总是交待彼个心爱小姑娘,叫伊免耽忧,来去都市若趁有钱,我会返来哟」 而「向前走」呢?

「较早听人讲,『台北不是我的家』,但是我一点仔拢无感觉。」 虽然说,后来林强也厌倦了演艺流行圈,正红的时候卸下光环, 印象中是有一天他去参加综艺节目,看大家在那里砸派夹鼻子耍智障,他突然问自己:「我上台北是来做音乐还是上节目给人家耍?」

于是就宣布退出流行乐坛。 然后就去玩他的音乐创作和 DJ 了,当然也玩得很成功,囊括各种国内外大奖。 在法国巴黎举办的 Chloé2018 春夏大秀,就用了林强在「千禧曼波」的音乐:

我想他当年身为畅销歌手,也曾经有过想要摔破吉他, 大骂「操你妈的台北」的时刻吧。 第二点这首歌真的最屌的地方,在于「词曲咬合」。

这是因为台语有七个声调,可以视为七个音阶,所以本身抑扬顿挫的音乐性就够强。 用国语就很难整首歌词曲咬合,顶多是李宗盛唱「道义放两旁,把利字摆中间」那样穿插几句,如果国语歌整首都词曲咬合,根本像念经。 应该说,台语歌最原始的型态,就是如此,所以才叫「念歌」,传统劝世歌的七字仔调,「我来念歌啰~予你听啊哩~~」就是半念半吟的型态。

但是打从第一首台语流行歌「桃花泣血记」开始,就是词跟曲各走各的调,所以后来台语流行歌有好长一段时间,做好曲子填上词就唱,没管这个。

直到林强的「向前走」出现,大家才醒悟:哎唷,台语歌可以这样写啊?

影响至今,伍佰的「钉子花」

卢广仲「明仔载」

旺福「等待雨散」

都是特别注意到「词曲咬合」的台语歌。 不过,世界上最注重「词曲咬合」的人,就是广东人了,因为他们有九个声调。

夜深了,大概就这样,不然其实还可以延续到 1994 年猪头皮的「我是神经病」。

就这样吧,睡前听些歌也不错,哈。

本文转自 PTT,作者为 sizumaru(藏书界竹野内丰)。